国内新闻
王者荣耀一哥年薪千万 “凌晨八点” 里皮:恒大办青少年赛事有标志意义 住建部原副部长建议征空置税:中国房 佛山一空调企业曾怼过董明珠,如今市 人民币中间价今日大幅下调340点 创去 欧洲红魔25分钟上演3球逆转 全队8人 日本队站着出局 最后时刻还想绝杀 甘薇:乐视债务问题会负责到底 希望 郑智冯潇霆进人才入户公示名单 正式 一文读懂顾雏军案:祸起郎咸平 入狱
行业百科
英特尔回美国建厂背后的真相:并不 电商购物“炒信”行为,刷单将首次 商用电陶炉提醒你代购的“洋货”, 火锅电磁炉网提醒你 家用电器是有 空气净化器市场乱象 销售说不明白 商用火锅电磁炉为什么要使用特种黑 蚌埠 家用电磁炉煮火锅突然爆炸 幸 阿里投资海尔背后的一盘棋 密谋电 家电巨关东芝遭遇亏损转型 东芝关 五部委警示 比特币不是货币 风险在
在线调查

您目前在用的产品有哪些

国内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王者荣耀一哥年薪千万 “凌晨八点”睡不知道自家小区长啥样

王者荣耀一哥年薪千万 “凌晨八点”睡不知道自家小区长啥样

2018-11-22 17:23:40 豪太电器 火锅电磁炉信息网 点击数:

撰文/向林丽 徐思佳

下午六点钟,位于乐山城边上的电竞主播嗨氏家中,第一顿饭才刚刚开始。说是一家人,其实也只有嗨氏和他的妈妈,还有负责他们母子生活起居的煮饭阿姨,偶尔会有一两个助理加入,不过这套几百平的住宅里,两三个人才是常态。

电竞主播嗨氏

饭桌上,嗨氏的妈妈(粉丝称她为嗨妈)热情地张罗着,给大家夹菜、盛汤,而一边的嗨氏只是沉默地吃饭,一边盯着手机。这个能直播好几个小时说个不停的电竞主播,下了直播却很少说话。他刚刚起床不到一个小时,这顿下午六点的“早饭”过后,他就将开启新一天的工作。

“凌晨八点”, 终于可以睡觉了

“早饭”过后,这个家庭开始正式进入工作状态。

嗨氏走进平常直播的房间,这间几平米的小屋专门用来直播,陈设并不多。一张书桌,上面摆放着两个硕大的电脑显示屏;一个橱柜,展示着嗨氏收藏的各种手办、奖杯,还有粉丝送的小礼物;好几盆绿植,一颗用来杀菌的洋葱,就是这件屋子的全部摆设。

嗨氏的直播间

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嗨氏通过镜头展示自己玩游戏、吃零食的日常,数年如一日。打开电脑、调试设备、敲击键盘、目光在两个硕大的屏幕之间来回流转,反复连续。与此同时,还要与观看直播的观众互动,念出屏幕上的弹幕,跟他们调侃几句,长达几个小时的直播此时算是正式开始了。

作为一名电竞主播,嗨氏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直播玩游戏,向观众展示自己各种炫目的技能和操作。每天上线之后,他都会先直播玩王者荣耀,或者堡垒之夜,在紧张厮杀的同时,他还用略带一点四川口音的普通话解说战况,称自己的对手为“兄弟”,讲几个小段子,一张一弛,游刃有余。

几局厮杀,偶尔跟网友互动抽奖,时间就来到了凌晨。平常工作日这时候就可以关掉直播,但节假日看直播的人很多,普遍睡得也晚,所以他还会再增加一个主机游戏环节,一播就又是好几个小时。越是节假日,主播们就会越忙,特别是在国庆节、中秋节这样的小长假。嗨氏回忆说,自己已经好几次跨年都是守着镜头度过的了。

在直播间的小屋子之外,家里的其他人也没有闲着。嗨妈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眼睛紧紧盯着手机,屏幕上播放的正是嗨氏直播的画面。嗨妈的工作是管理直播间的发言和弹幕,“吵架或者故意引战的,我都会第一时间处理。”儿子在小屋里播几个小时,她在外面守几个小时。

嗨氏的妈妈守着儿子直播

一般嗨氏会在凌晨两三点关播,吃自己的第二顿饭。不过果腹之后,等待他的是更加繁琐的工作。他需要将刚刚直播的视频上传,十多个平台一个都不能落,一天都不能少。这项工作耗时冗长,有时候翻盘局视频很大,传到第二天下午四点的情况也发生过。

传视频的同时,他就开始练习技术或者试玩当下新的游戏。嗨氏训练时,直播的小屋子会挂上一个“训练中 别进!”的牌子,这时候,谁都不能靠近,连送水果的生活阿姨也不例外。电子竞技,菜是原罪。对于电竞主播来说,游戏的技术至关重要,用嗨氏自己的话来说,“技术下滑太严重就没有观众来看了”。

嗨氏的训练时间,谁都不可以打扰

等到这所有的传视频、训练的琐事全部结束之后,他一天的工作才算是正式完成。“我称之为‘凌晨八点’,吃每天的第三顿饭,然后赶紧睡觉”。这就是嗨氏的日常,从他开始做主播以来,按照这份黑白颠倒的日程表,过着复制粘贴一样的“规律”生活,数年如一日。

800块钱,可以买好多碗好多碗米线了

1997年出生,如今还未满21岁的嗨氏, 进入这个行业却已经有七八年了。“从马里奥、魂斗罗那个单机游戏的年代开始就喜欢玩游戏”的他,从小就对游戏展现了极大的热情。不过,真正让他走进这个行业,还得感谢一个游戏里的“对手”。

在当时的一个游戏中,嗨氏发挥太过突出而遭到对手质疑,对方怀疑他在游戏中使用了******************。为了自证清白,他把自己玩游戏的视频上传到网站邀请当时的对手来看。成功证明自己之外,高超的技术还帮助他收获了第一批粉丝。

嗨氏直播间的电脑

随后,嗨氏开始不断上传自己的游戏视频,一发不可收。不到三个月,就收获了四万粉丝。这时嗨氏13岁,2010年。这一年,iphone4才刚刚发布,智能手机的发展尚处于方兴未艾阶段,四万粉丝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体量。随着粉丝数增多的,还有视频的播放量。

飙升的视频播放量,让嗨氏得到了视频平台的注意。视频平台开始主动联系他,为了激励他不断创作新的视频,平台决定向他发放奖励金。800块,这是嗨氏拿到的第一笔奖励金。

在那个“一碗米线只要五毛钱”的年代,800块对于一个刚刚上初中的小孩子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这个无心插柳的意外之喜让他尝到甜头,玩自己喜欢的游戏,同时还能赚到钱,在13岁的嗨氏看来,选择这一行作为职业再完美不过了。

嗨氏小时候父母离异,他一直跟着妈妈生活,在面临重大选择的时候,他都会跟自己的妈妈商量。彼时,玩游戏还被当作玩物丧志、小孩需要戒“网瘾”,嗨妈却在跟儿子聊过一次后,一口答应了嗨氏的选择。

在嗨妈眼中,他的儿子有同龄小孩少有的懂事,“(离婚后)嗨嗨很想替我分担家庭重任,他对于游戏的态度也并不是沉迷,我和他一样很看好这个行业。”就这样,母子俩在旁人“想钱想疯了”的一片质疑声中,一头扎进这个行业。

嗨氏从13岁开始就进入电竞行业

嗨氏决心成为一个优质视频UP主,他开始研究视频平台的奖励金制度,琢磨怎样的视频的能够获得更大的点击量,怎么做出更好的视频。在和母亲沟通之后,他们母子俩共同决定跳出普通的初高中教育体系,前往技术学校学了剪辑、电脑编程,还考了计算机工程师证。

而另一边,网络信息技术不断成熟,直播这种新形式开始慢慢酝酿。嗨氏至今记得自己的第一次直播,玩的是一个很老的主机游戏,叫地铁2033。尽管那个时候的直播画质渣到不行,还经常卡顿,这个新鲜事物所带来的即时互动的形式仍然让他眼前一亮。

同样是打游戏,凭借网络技术实现的实时互动,克服了时间差,也带来吸引更过关注,从视频UP主转为游戏主播,是一条再顺理成章不过的路了。四年前,嗨氏正式签约成为一名主播。

他成为主播的这几年,正好是直播行业从无到有再不断壮大的阶段,爆款游戏更新迭代、主播们的人气此起彼伏。嗨氏也终于成为一名坐拥几百万粉丝的大主播,走到路上经常会被粉丝要求合影签名。

嗨氏成为了一名电竞主播

如今,他已经赚到好多好多个800块,但他却仍牢牢记得13岁那年最开始赚到的那800块钱,他给爸爸妈妈买了礼物,请自己的表哥和朋友吃了饭,“非常爽,觉得自己特别有面子”。

年薪千万,嗨哥不只是主播

去年,嗨氏换平台一事吵得沸沸扬扬。一年多的漫长拉锯战之后,背后的恩怨是非仍旧在当局者之间撕扯。

不过这桩拉锯战也从侧面透露了一些数据:“根据虎牙公司的认可,江海涛在2016年10月9日至2017年8月在虎牙公司平台直播,在这不足一年的时间里,江海涛的收益为11186666.24元。”

嗨氏与虎牙直播的合同纠纷

不到一年的时间,超过一千万的收入。自直播行业冲进人们的视线开始,主播们的收入就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年薪千万”、“比肩一线娱乐明星”,各种说法甚嚣尘上。而这一次,当直播平台给出了一个确切的数据时,吃瓜群众们还是被吓了一跳。

我们前往采访时,出租车司机还专门提醒说,“那边可不好打车呀,住那儿的,人人都有私家车”。 出租车司机口中的这个高档住宅小区,正是嗨氏在乐山的住所。在当地的房屋买卖平台上,这个小区的房子均价超过三百万。不过出租车司机却表示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在网络上当红的大主播,只说“干这一行听起来好有钱哦,肯定比我们赚的多嘛”。

除了房子,嗨氏还有一个自己的小团队:一个煮饭阿姨,负责母子俩的生活起居;一个负责整理数据,包括嗨氏每天的直播数据,各个平台的播放量等等;一位负责与平台对接,由于嗨氏的时间昼夜颠倒,必须有人在白天的时候帮忙交接工作;一位司机,负责一些后勤的杂事儿。聊到这份工作时,负责后勤的小伙说,“比我自己在外面工作的工资肯定是要好得多了,唯一就是时间上有点不适应。”

嗨氏直播昼夜颠倒,工作人员也一样。

除此之外,嗨氏还有一个自己网店。这个叫做“嗨吃不够”的零食店有着他强烈的个人标签,店铺首页能够看到“满98送签名照”等活动之外,在各款零食的评论区,点赞最多评论也并不是关于零食本身,而是粉丝的“告白”。

嗨氏说这个零食店的初衷其实也是一个意外。早些时候他的直播还不那么频繁时,喜欢搜罗各种稀奇古怪的零食,拍摄成测评节目,粉丝们爱看,他录得也开心。后来为了方便粉丝购买这些他吃过或者推荐的零食,他干脆开了一个网店,专门卖这些小零食。

即使他现如今已经很久没有录过零食测评节目,也很久没有在直播中吃过零食,这个网店的销售量仍然居高不下。店铺量收藏达到27万,几乎每一款热门小零食都显示月销量超过一千。

2017年6月,嗨氏还作为嘉宾参与录制了综艺节目《高能少年团》,和王俊凯、刘昊然等一众小鲜肉同台。从电竞主播到综艺嘉宾,回忆起在这一次在澳门录制的经历,嗨氏说这是一次很好的经历,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会考虑继续参加。

电竞主播风光背后是拿命在博

2017年,中国电竞行业进入爆发期,整体市场规模已经突破650亿元,各大主播的收入也是水涨船高,某些头部主播几千万年薪堪比娱乐明星的消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吵得沸沸扬扬。

然而根据《2017主播职业报告》显示,这些名利双收的主播有84%的人遭受着职业病,“拿命在博”更是常态。大多数观众只有在下班或者放学的时候才有时间观看直播,所以主播工作的时间基本上是在夜晚。熬夜成为常态,像嗨氏这样昼夜完全颠倒的也不在少数。再加上高强度的工作,身体出现问题已经是家常便饭。

嗨氏凌晨边传视频边吃泡面

“我们这一行就是熬夜,没有谁不熬夜的。”据嗨氏自己说,他认识的主播里,就有好几个被下了病危通知书的,最后不得不转业。这些退圈的人,有的去做了公务员,有的去当了老师,重新回到朝九晚五的正常生活作息。

嗨氏曾经跟随妈妈前往广州生活,由于无法适应当地的气候,再加上不断熬夜,他几次在直播的时候流鼻血。母子俩不得不又搬回了四川乐山老家。他们现在所居住的这套房子位于乐山的城边上,周围环境十分安静,一面靠山、一面朝江,视野开阔。

不过嗨氏并没有时间欣赏这些景色。回来一年多他流鼻血的症状虽然好转了,下楼的次数却屈指可数,他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家小区长什么样子,每天只是反复扑在直播的事情之中。

气候条件不适可以搬家,身体劳损却无处可逃。长年累月的大声说话,嗨氏的声带受损严重:正常人的声带是粉色的,而他的却已经变成白色了。医生建议他必须减少说话的时长,注意保养,但是作为主播,他每天与观众交流就意味着必须不停地说,甚至需要一连说上五六个小时。

在他直播时的书桌上,放着一个大得可以称之为“缸”的水杯,能装下一升多水。每天五六个小时的直播,他能喝掉好几杯。而桌子右边的三层抽屉里,全部塞满了各种治嗓子的药片。即使是这样,他的嗓子还是越来越沙哑。为了保护嗓子,下了直播之后他便很少说话。

下了直播,嗨氏很少说话

嗨氏的妈妈说,他们母子俩每天说话的机会少之又少。最常见的情况就是,嗨氏在小房间直播,嗨妈在屏幕上看着他直播。“我不敢睡啊,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主播猝死)的事情了,每天他忙完安安全全上楼睡觉之后,我才能睡。”

最近一两个月,嗨氏和妈妈向平台争取了每周一停播的机会。根据数据显示,周一是直播平台流量最少的一天,他们选择在这一天短暂休息,而最大的奢侈就是周一这天去看场电影。酷爱美国大片的嗨氏,近期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去看了《谍中谍》。

结语

在紧凑的日程表上玩命奔跑的母子俩,除了直播之外几乎没有了自己的生活。嗨妈说母子俩最新的合照还是去年生日的时匆忙拍了一张。而即使是在过生日这样的日子里,直播也是不能停的,更不要说与空出时间跟亲朋好友聚会出游。

嗨氏最近也有些苦恼。小时候常走的那条路完全变了模样,他全然不知。世界每天发生新鲜的事,他的全部却只有几块屏幕。偶尔向往自由地玩耍,却又被时间表牵绊住脚步。日复一日的玩着相同的游戏,也早就没了当年的兴趣,“要不是还有那么多观众看着、粉丝陪着,这些游戏我一点都不想玩。”

嗨氏只知道房间里的茉莉花开了,但是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当被问到如果重新回到13岁会做怎样的选择时,嗨氏有些迟疑:“八年了,我都已经做了这么久了,它(直播)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也许现在像其他人一样早睡早起的正常生活还会不适应。”

后来我们把同样的问题抛给嗨氏的妈妈,嗨妈的回答却很笃定:“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不管有多辛苦,在该拼搏的年纪就应该全身心地去拼搏。”

不过最近,一向“全勤”的嗨氏却突然停了直播。15号凌晨,他在直播间跟粉丝说想要去国外念书。嗨妈说,这一次,他不打算学电脑也不打算学动漫,“这次想学一些不一样的,不过都还在考虑之中。”

尽管出去读书的主意已经打定,嗨氏考虑的第一件事还是直播。宣布可能出国读书的那天晚上,他在直播间安慰粉丝说,如果去了美国他就在美国时间早上直播,这样国内是晚上粉丝们正好能看到。


上一篇: 里皮:恒大办青少年赛事有标志意义 中国球员缺国际视野
下一篇: 无
在线客服
  • 销售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售后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技术支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分享到: